墨律律( ̄∇ ̄)

来呀~一起写文画画扯谈呀~我超好勾搭的说~最喜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了( ̄∇ ̄)

杂,咸(大头,表情包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

是很久以前的女儿,是性感病服哦

剑三之纸片人的快乐1(立个flag,想画完全员(不你

狗崽同人文

和师父父一起写的文,两个鸽王的结晶,不容易呀

凩衍: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早起来,我的恋人突然说不出话了。啊,其实这么说是错误的,并不是突然啊。”大天狗有些苦涩地半是自嘲地这么想道。看了一眼手表,嗯,已经48分钟了,可以出锅了。小心地将新烤好的果派端出,然后端在桌子上,温柔地笑道:"今天是你最喜欢地苹果派了,要来试一下么?”但却无一人回应,大天狗不禁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继续如同自言自语地说道:"呀,我忘了,你早已经没有意识了。”抬眼望去,对面是已端正坐好的妖狐,脸色红润,仍有呼吸,只除了双眼无神这一点外。“你还要贪睡到什么时候啊。”揉了揉银发。嗯,今天的毛发也很柔顺。
 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微微抬起妖狐的下巴,轻吻着他的额头,“你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…”随即拿起床头的木梳,为妖狐一遍遍的梳理着那一头银发。一边在妖狐耳边说些最近的事:“我去找晴明大人问过了,说等到了天时地利人和之时,你自然会灵魂归窍,可我还要等多久呢…”大天狗静静的为妖狐梳着头,却全然不知妖狐的魂魄就在他身边溜达。妖狐在床边坐下,满怀期待的用透明的手指碰了碰大天狗的脸,却还是像往常一样穿了过去。妖狐收回手指,叹了口气“今天还是碰不到啊。”转而往后一躺,看着大天狗对着自己的身体碎碎念,又叹了一口气“小生也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啊。”大天狗仍然在为妖狐梳头,思绪却忍不住回到了妖狐失去意识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喂,今天阿爹派小生和你去打御魂!”妖狐一脸兴奋地冲树上的大天狗喊道。啍啍,虽然没有漂亮的小姐姐,但至少不用再去跟那群荒蛮之徒一起去打,这么一想妖狐连看大天狗这张冰山脸都觉得顺眼了不少“知道了。”大天狗轻轻地从树上落下,淡金色的发丝在风中飞扬“走吧。”说着向妖狐伸出了手“嗯嗯?你要对小生做什么?”妖狐有些狐疑地盯着大天狗伸出的手:“小生可只和漂亮的小姐姐牵手呢。”“噗”“喂喂,这有什么好笑的么?”“没什么,只是我带你飞过去会快些。”“哦。”妖狐不禁觉得脸上有些发热“那小生就勉勉强强与你一起同行了。”“嗯,那握紧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头一次在如此之高的高空上,即使是有风盾护着,即使下面的风景美不胜收,妖狐也察觉到自己一贯有些发凉的指端有细汗在冒出。真是糟糕,妖狐不禁有些后悔了,真是美色误人呀,不,是误妖呀,就那么轻率地答应了。望了望下面的景色,妖狐不禁又咽了口口水。“放心,不会让你掉下去的。”嗯?妖狐抬眼望去,蔚蓝的天空,洁白的云朵,以及,那阳光下比太阳仿佛还要耀眼几分的人。碧蓝的双眼里闪耀着自信的光芒,像一片深海,沉下去就不愿再出来了。“真是美丽啊……”“嗯?”“没什么”妖狐赶紧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稍微有些发烫的脸,感觉沉寂许久的心脏此时跳动地愈发快速了。真是太糟糕了,妖狐不禁想道,小生好像要沦陷了。
       “到了。”大天狗缓缓落下地面,收起翅膀,将妖狐放了下来。“啊…”妖狐有些没反应过来,愣了愣,然后往他们来的方向瞟了一眼,没见妖影,于是道“雪女她们还没有来…我们再等一会吧。”“嗯”大天狗应了一声,倚在旁边树上,闭目养神。妖狐这才注意到大天狗脸上浓浓的倦意,想起昨天阿爸好像叫大天狗带了一晚上的崽。“等会赶紧打完让他休息一下吧。”妖狐默默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久等了。”雪童子带着惠比寿和跳跳哥哥走了过来。大天狗睁开眼睛,直起了身来:“进去吧。”说罢便带头走进了八岐大蛇的领地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打小怪都打得十分顺利,妖狐甚至都有时间偷瞄几眼大天狗,只觉得这人怎么愈看愈好看,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身旁还有如此绝色呢?在看他脸上的倦意,只觉心里一疼,想着出去后要阿爸给大天狗减轻点工作量才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心。”大天狗看着妖狐,出声提醒,妖狐这才察觉已经要打八岐大蛇了。“今日是逢魔之时,八岐大蛇的妖力会比以往更强,谨慎为上。”大天狗说罢揉了揉眼睛,提步向前走去,第一个向八岐大蛇攻击了过去“风啊,听吾之命!”妖狐也紧接着输出,用余光注意着大天狗的状态。几个回合后,八岐大蛇已经负伤累累,可式神也同样渐渐体力不支。“快打完了,坚持住。”雪童子甩出去几个雪球道。却没料到不知雪球是触到了八岐大蛇哪个点,让八岐大蛇突然狂躁起来,粗重的尾巴直直向大天狗袭来。大天狗因为太疲惫,想要闪开,动作却比往常慢了一些,只能看着尾巴快要碰到自己。“小心!”妖狐飞速闪来挡在他面前,为他挡住了那沉重的一击,回头虚弱的向他笑了一下,从唇间轻声吐出几个字,随即缓缓倒下。
       然后,记忆里只剩下了那耀眼夺目到让其余事物都失色的鲜红了………“叮咚”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大天狗的追忆。“来了。”站在门口后的正是晴明。“晴明大人。”一丝惊喜从大天狗的眼里闪过。“你是找到了方法了吗?”“这⋯”“莫非是没有?”“也不是,总之,先让我进了吧。”“为何?““因为…………这些炙热的目光我实在吃不消了……”大天狗这才意识到晴明换上了久违的阴阳师的装备,并且连蓝龙也带上了。而这也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“那赶紧进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空旷干净的大厅,“来,喝杯咖啡吧。”“谢谢。”迎着大天狗期待的眼神,睛明终于开口了,说道:“我已经找到了救妖狐的方法了,不过…………”“不过?”“他得恢复妖身一段时间。”“什么?!”大厅里同时响起了两声尖叫,只不过有一声无法被听到罢了。“那真是太好了呢。”“什么太好了呀!”妖狐不满地在旁边嘟囔道:“这样我就没办法勾搭到的小姐姐了呀喂!”“我还以为要付出什么别的代价了,虽然即使是以命相换我也不在乎。”澄清的仿佛能看见底的眼睛里似闪烁着无数星星,如夏日里微风吹过的溪面,突然泛起了阵阵涟漪。“这样的话,我就能再次见到他了。”“真…真是的。”妖狐的耳朵处泛起了点红“这样的话,小生大人有大量就勉强接受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晴明有点迟疑“你不担心他醒来怪罪你吗?毕竟他受伤也有一部分你的原因。”“我知道呀。”声音稍稍有些下降,“但是呀,能够再次见到他就已经足够了吧。”“真是的,罢了,我弄你隐瞒也可以。”“不用。”大天狗苦笑了一会,但还是坚定的说道:“我会完整的向他坦白的。因为如果能远离这么自私的我,是他的幸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开始了。”晴明无奈的说到,随即掏出了符咒以及摆阵的道具,在大天狗的房子里寻了空处快速的布下了阵。“好了,把他的身体抱过来吧。”晴明指指阵法,“等到午时我便可以使他魂魄归位了”“是”大天狗点了点头,将妖狐抱过来轻轻放在了阵法中心。“离午时还要挺久呢…”妖狐看着自己的身体,默默想到,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午时应该已经到了吧…晴明开始念咒了吗?”妖狐慢悠悠的睁开眼,却措不及防看到了大天狗放大的脸,一脸担忧的看着他。“嗯?你看的见我了?”妖狐愣了愣,随即反应过来,道:“不对…我这是回来了?”大天狗手轻轻的抚摸着妖狐的脸庞,眼睫毛微微颤抖,像是不相信妖狐已经回来了。随即将妖狐用力的抱进了怀里,轻叹一声:“你终于回来了…”“嗯!”妖狐眨眨眼,想要抬起手回抱住大天狗,却发现自己够不到大天狗的背,再一看,手已经变成了毛茸茸的爪子,欲哭无泪道:“居然忘了这事…”大天狗揉揉他的脑袋,轻笑一声“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。”“嗯?”妖狐瞪大了眼睛,一副专心聆听的样子。大天狗犹豫了片刻,缓缓道:“其实…那次打八岐大蛇,是我叫晴明大人把我们安排在一起的,因为我想和你一起,但没有想到最后会发生那样的事…”
       妖狐愣住了,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感情在大天狗这里会得到回应,满心欣喜。摇起尾巴拂了拂大天狗的尾巴,又伸爪挠了挠大天狗的掌心,想叫他开心一些。大天狗感到掌心一痒,笑了笑,道:“好在你最后回来了......”抱着恋人终于回来了的欣喜,大天狗竟是和妖狐聊了一宿的话,妖狐听着那些他早已知道的事,最初还能给点回应,后面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大天狗温柔的看着在他怀里沉睡的妖狐,只可惜他暂且还无法恢复人形。
       大天狗悠悠地叹了口气:“最后,我仍是一个人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咳咳,这里是凩衍。这篇文最开始是想和徒弟玩玩接着写的,没想到因为各种事情「上补习班,出去玩,军训啊啥的」,坑了快一个月,也没想到两个鸽王居然把这文给写完了,还写了三千多字「我作文都写不满六百字,觉得挺多了」。因为是和徒弟接着写的,所以不同段落风格差异比较大,文笔并不好,结尾也比较强行,我写着玩的,你们就看着玩吧。最后感谢徒弟陪我一起玩 @墨律律( ̄∇ ̄) 「梗源下图,我强行he」

救世主大人,生日快乐。
你有格兰芬多的勇敢,拉文克劳的智慧,赫奇帕奇的善良,斯莱特林的高贵。你是我永远的萨尔茨堡的树枝。愿您能一生平凡,一生无忧。(顺便问一下,我那只迟了四年的猫头鹰什么时候能到)

神奇的滤镜

一见钟情与日久生情(1)

“今早起来,我的恋人突然说不出话了。啊,其实这么说是错误的,并不是突然啊。”大天狗有些苦涩地半是自嘲地这么想道。看了一眼手表,嗯,已经48分钟了,可以出锅了。小心地将新烤好的果派端出,然后端在桌子上,温柔地笑道:"今天是你最喜欢地苹果派了,要来试一下么?”但却无一人回应,大天狗不禁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继续如同自言自语地说道:"呀,我忘了,你早已经没有意识了。”抬眼望去,对面是已端正坐好的妖狐,脸色红润,仍有呼吸,只除了双眼无神这一点外。“你还要贪睡到什么时候啊。”揉了揉银发。嗯,今天的毛发也很柔顺。
大天狗微微抬起妖狐的下巴,轻吻着他的额头,“你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…”随即拿起床头的木梳,为妖狐一遍遍的梳理着那一头银发。一边在妖狐耳边说些最近的事:“我去找晴明大人问过了,说等到了天时地利人和之时,你自然会灵魂归窍,可我还要等多久呢…”大天狗静静的为妖狐梳着头,却全然不知妖狐的魂魄就在他身边溜达。妖狐在床边坐下,满怀期待的用透明的手指碰了碰大天狗的脸,却还是像往常一样穿了过去。妖狐收回手指,叹了口气“今天还是碰不到啊。”转而往后一躺,看着大天狗对着自己的身体碎碎念,又叹了一口气“小生也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啊。”大天狗仍然在为妖狐梳头,思绪却忍不住回到了妖狐失去意识的时候。
“喂喂,今天阿爹派小生和你去打御魂!”妖狐一脸兴奋地冲树上的大天狗喊道。啍啍,虽然没有漂亮的小姐姐,但至少不用再去跟那群荒蛮之徒一起去打,这么一想妖狐连看大天狗这张冰山脸都觉得顺眼了不少“知道了。”大天狗轻轻地从树上落下,淡金色的发丝在风中飞扬“走吧。”说着向妖狐伸出了手“嗯嗯?你要对小生做什么?”妖狐有些狐疑地盯着大天狗伸出的手:“小生可只和漂亮的小姐姐牵手呢。”“噗”“喂喂,这有什么好笑的么?”“没什么,只是这样的话,我带你飞过去会快些。”“哦。”妖狐不禁觉得脸上有些发热“那小生就勉勉强强与你一起同行了。”“嗯,那握紧了。”
大概是头一次在如此之高的高空上,即使是有风盾护着,即使下面的风景美不胜收,妖狐也察觉到自己一贯有些发凉的指端有细汗在冒出。真是糟糕,妖狐不禁有些后悔了,真是美色误人呀,不,是误妖呀,就那么轻率地答应了。望了望下面的景色,妖狐不禁又咽了口口水。“放心吧,不会让你掉下去的。”嗯?妖狐抬眼望去,蔚蓝的天空,洁白的云朵,以及,那阳光下比太阳仿佛还要耀眼几分的人。碧蓝的双眼里闪耀着自信的光芒,像一片深海,沉下去就不愿再出来了。“真是美丽呀……”“嗯?”“没什么”妖狐赶紧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稍微有些发烫的脸,感觉沉寂许久的心脏此时跳动地愈发快速了。真是太糟糕呀,妖狐不禁想道,小生好像要沦陷了。